信誉平台-欢迎您
信誉平台      
 
校友风采丨严煤:但愿苍生俱饱暖

发布时间: 2020-01-02  浏览次数:

“我叫严煤,煤炭的煤,古人誉煤‘藏蓄阳和意最深’,‘但愿苍生俱饱暖’。我此生以煤为名,藉煤立志,矢志崇高的振兴中华民族的事业,对党和国家忠诚老实,对人民满怀深情,甘于奉献,不求回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要以煤为鉴,发光发热,造福桑梓百姓。”2006年12月11日,严煤学长在民革全国参政议政工作经验交流暨表彰会上郑重地宣示了自己的人生志向。严煤学长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1983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获硕士学位,历任华中农业大学系副主任、处长、教授,并经历了从农业部科技扶贫开发团团长到公派赴美国伊利诺理工学院的高级访问学者,从专业领域研究到湖北省两级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从有机化学教授到知名的宏观农业研究专家等多变历程。严煤学长丰富的人生,如同煤的燃烧,无怨无悔地奉献着光和热,践行着他对国家和人民立下的沉甸甸的诺言。

 

“天生我材必有用”

你已死在过深的怨愤里了么?/死?不,不,我还活着,/请给我以火,给我以火!

——艾青:《煤的对话》

1945年,严煤学长出生在湖北孝感,他的中小学、大学时光分别是在老家和武汉度过的,当时家里唯一的生活来源是父亲在武汉当教师的微薄收入,他上大学时主要靠政府助学金。尽管家境贫寒,但是对于严煤学长来说,童年、青春都是那么的快乐,无忧无虑。上小学时,每逢队日,他都臂带“三道杠”,指挥全校少先队员演唱少年先锋队队歌,每当那激动人心的旋律响起的时候,他的心中总是情不自禁地热血澎湃,仿佛看见自己美好的前程,团组织、党组织都在向自己亲切招手。从中学到大学,他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着,盼望早日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1965年,大学三年级的严煤学长被派到随县尚市公社参加“四清”工作,由于工作努力、成绩突出,回校前工作队党委对他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推荐他加入共青团,回校后学校团组织经讨论也没有反对意见。然而就在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无情的现实将他多年的期盼击了个粉碎——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曾是一名国民党员。父亲坦诚地向他解释,自己当年是抱着革命的愿望投身早期国民党的,对共产党一直是友好的,真心希望国共合作,一辈子没做过对不起共产党的事。严煤学长热爱共产党,但他也相信父亲是个好人。转眼“文革”开始了,他的年龄也超了,“共青团员”这个称号成了他一生难以企及的梦。

由于父亲的关系,“文革”开始后,严煤学长告别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开始品尝到了人生的苦涩。在学校里,曾有人在他的名字后面写上“国民党警察局长的狗崽子”,甚至还有人在他的宿舍门口贴了大字报,说他是“黑三开”……对严煤学长以及他的家人而言,那是一段极其艰难的日子。然而苦难是人生最好的学校,严煤学长从父母的身上学到了努力执著与通达忍让,他逐渐认识到自己所受的磨难是微不足道的,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才更真正值得自己去关心。他的心里没有怨愤,他像诗人艾青笔下那被深埋而沉默许久的煤一样,热烈渴望着燃烧的火种。走出了“文革”的迷茫之后,他一次又一次含泪写下了一封封入党申请书,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祖国的信念使他从来没有停止过追求的脚步。

严煤学长是自信的,他始终相信李白的诗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努力,自己就是一座宝藏。1968年,严煤学长被分到郑州铁路工务段当养路工,两年后回到武汉,在武昌机务段历任钳工、技术员和助理工程师。在铁路工作十几年来,严煤学长多次被评为“五好”工人、先进工作者,他曾参加“三结合”科技小组,取得了多项成果,并在武汉市和全铁路进行推广。“四人帮”被粉碎之后,严煤学长逐渐感受到科学的春天已经到来,于是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抓住一切时机进行知识的更新。

1978年夏天,机会终于来了。国家教委根据“周总理生前多次指示和邓小平同志的批示”,让1968-1970年毕业的大学生回校进修。当时许多院校都规定只要是本校1968-1970年毕业的大学生都可以回校继续学习,然而武汉大学却规定不管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都可来武大进修,但必须经统一考试,择优录取。这对已过而立之年的严煤学长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然而一切困难都动摇不了他的决心,他牢记勤能补拙的古训,白天忙于工作,晚上用功读书,并且从零开始学英语(他以前学的是俄语)。功夫不负有心人,1979年2月,他终于再次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武大。

考研、留学是严煤学长从小的两大志向,在武大进修一年后,他便决定考研。但是命运多舛,就在临考前17天,严煤学长在挤公共汽车时右脚意外扭伤造成了骨裂,不得不打上石膏卧床养伤,这曾使他一度心灰意冷。然而就在那时候,单位里的老师傅们闻讯赶来看他,鼓励他,劝他不要灰心,并且承诺“我们背也把你背去!”望着工人师傅朴实的脸,严煤学长百感交集,含着热泪又一次抱起了书,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眠之夜。考试那天,严煤学长拄着工人师傅为他连夜赶制的拐杖到了考场—华师图书馆三楼,周围很多人都惊奇地看着他,为他加油,监考人员还特地为他打开了考场中同一楼层的女厕所供他一人使用,他又一次被深深感动。1980年8月25日,严煤学长终于收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的录取通知书,师从严梅和教授友工报(?)进行有机化学研究。三年之后,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获得了硕士学位。

“农村问题呐喊人”

啊,我年青的女郎!/你该知道了我的前身?/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要我这黑奴底胸中,/才有火一样的心肠。/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了这般模样!

——郭沫若:《炉中煤》

1983年3月,严煤学长回到了湖北,被分配到华中农学院基础课部工作,成为华农基础课部第一位拥有理学硕士学位的教师。几十年来,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教学理念和教学风格,深受学生喜爱。为了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适应外部需求,严煤学长的教学领域早已从学科基础扩展到素质培养,他在教学与科研实践中,文理交叉、学科融合,特别注重与贫困山区的资源开发、农业产业化发展实践相结合,他带领研究生到武汉洪山区、恩施宣恩县、巴东县、十堰房县、神农架林区、宜昌市等地调查研究,指导理科研究生完成了“恩施含硒玉米油与不皂化物成分分析”、“巴东红三叶草籽油与不皂化物成分分析”,指导文科研究生完成了“产业化经营组织机制实证研究—对武汉市洪山乡农村社区的调查分析”等课题,在此基础上完成的“西部大开发:H型战略与湖北农业跨越式发展”论文被“湖北暨武汉教授论坛论文集”收录,并作为“论坛1号简报”呈送湖北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参阅。2005年,严煤学长获得了两个“第一”:学生打分评价,在所有教授中他是第一,在所有教师中他也是第一,从而被人们誉为一流的教授、拔尖的老师。严煤学长的教学、科研工作与扶贫、农业发展联系如此密切,绝非偶然。

1988年,湖北省委组织部在高校、院所及大型企业选拔人才到全省各县当科技副市、县长,严煤学长报了名并被录取,奉命赴宣恩县任科技副县长,兼任农业部武陵山区科技扶贫开发团团长。

鄂西深山腹地,气候温和,珍稀动植物密布,自然资源丰富。它是土家族、苗族的聚居地,抗战时期则是省政府所在地。同时它也是湘鄂边和湘鄂川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贺龙率领的工农红军,曾在那儿活动8年,有3000多位烈士血染沙场。然而就是这样一块熔铸着中华民族灵魂的地方,却一直为贫困所袭扰。严煤学长上任之后,首先走乡串寨下基层调查研究,他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行走,甚至冒着塌方、蛇咬等危险去体察民情。调研完后,他给了当地乡村干部四句话:“借助外来力量,培训本地人才,发展优势项目,形成新的生产力。”为了实现这四句话,他组织队员采取培训、办讲座、编写各类教材的方法普及科技知识,并引进良种、转化技术成果以促进生产力提高,很快打开了工作局面。为了便于交流经验和思想,他主编了“开发简报”,为青年教师学生教育开辟了一块园地,使艰苦的环境成为教书育人的第二课堂。在下乡的两年时间里,严煤学长带领十几名华农教师、研究生,主持并实施了15个项目(33个小项目),主办科技扶贫示范点(片)68处,涉及到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8个市、县,还主持实施了国家丰收计划40万亩,据不完全统计,增产粮食2416万斤,新增产值1012.54万元。他领导的开发团也被誉为土家苗寨的“播火人”。

1990年,扶贫归来的严煤学长被农业部授予“科技扶贫先进工作者”称号,并作为湖北省优秀教师典型报告团成员在高校巡回报告。《湖北日报》、《长江日报》都在头版头条作了报道,《科技日报》也以“严煤的追求”为题,发表长篇通讯介绍他的事迹。他的讲演《深入基层,学习工农,勇于实践谈谈青年知识分子的成才之路》,也被收入《奉献者之歌》一书中。

广博的知识积累,深刻的实践体验,强烈的社会责任,深入的社会调查,使得严煤学长逐渐从一位有机化学教授成长为一名当代宏观农业专家。十多年来,严煤学长就“三农”问题撰写的演讲稿达二十多份,演讲700多场,听众达6万5千余人,遍及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同时,作为省市两级人大代表,他撰写的“三农”方面的议案、建议占他所写全部议案的70%以上。由于在科技扶贫与促进农业发展方面的卓越贡献,湖北经济电视台以“严煤:农村问题呐喊人”为题,报道了他的事迹;2002年中宣部国家科技部、中国科协则联合授予了严煤学长“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的光荣称号。

 

“祖国是我的母亲,她需要我”

凿开混沌得乌金,藏蓄阳和意最深。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

鼎彝元赖生成力,铁石犹存死后心。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

——于谦:《咏煤炭》

1993年初,严煤学长以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国四大理工学院之一的伊利诺理工学院受聘副研究员,从事非线性光导纤维合成研究。美国老板非常欣赏严煤学长扎实的理论功底和超强的动手能力,千方百计想将他留下,然而严煤学长最终还是放弃了美国优越的生活环境和工作条件,于1994年3月回到祖国,回到了湖北这片养育他的土地。

促使严煤学长毅然回国的原因有二。一方面,早在归国之前,他就在电视上看到了李登辉用日语和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大谈“生为台湾人的悲哀”,并声称台湾为无主之岛,应该加强本土教育。严煤学长认识到李登辉政府正走向台独,从那时起他便提醒自己,一定要为祖国统一做出贡献。另一方面,从妻子寄来的家信中他得知自己已经被洪山区人大选为武汉市人大代表,还是市人大常委候选人。他深深明白自己肩上的重任:祖国是我的母亲,她需要我。回国后,严煤学长加入了致力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祖国统一事业的民革。之后,历任民革中央委员、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民革湖北省副主委、民革湖北省参政议政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以及民革湖北省祖国统一委员会主任委员,为湖北、武汉的经济社会发展,为民革的参政议政工作,为两岸经济交流与合作,为祖国的统一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严煤学长经常为民革省委会和基层组织作参政议政工作辅导报告;每年主持隆重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逝世纪念活动;接待了“北京大学台湾同学暑期研习营”,让其感受到浓浓的同胞之情;他还高度重视做好台商和台资企业的服务,并考察了宜昌市三峡台商工业园区和鄂州市、襄樊市台资企业,与在大陆的台籍大学生、研究生座谈听取意见…2000年,他被民革中央评为“全国优秀党员”,2006年又被评为“民革全国参政议政工作先进个人”。

“人民选我当代表,我就不能忘本呐!”这是作为人大代表的严煤学长的肺腑之言。严煤学长先后在武汉市、湖北省担任人大代表达1年多,在履行人大代表职责的过程中,他始终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他敢于说真话,不怕得罪权势,被人们誉为“真话教授”。很多人对严煤学长的印象是“三个总是:在人代会上,他总是第一个发言;他的发言总是句句说到老百姓心坎上;这些说到老百姓心坎上的话总是迎来阵阵掌声。

1994年,严煤学长从美国回来后第一次参加人代会时,由于不熟悉人大运作以及对人大代表的职责了解甚少,在会上交了白卷。但是从那以后,严煤学长开始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代表工作能力,他主要通过四条途径选题和收集线索:一是从自己的专业出发,在较熟悉的领域选题,如“三农”、环保、教育等;二是从会前视察、辖区人民群众的意见和呼声中选题;三是从“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出发,在党委政府关注的热点、焦点、难点问题中选题;四是列席选区人代会,收集应向上级反映的问题然后按提供的素材,分门别类汇总、整理和撰稿。多年来,他经常一走下大学讲台就匆匆拿起资料赶往人大,在市人大几乎所有专委会的调研活动中都能找到他的身影,从财经到教科文卫,从城建环保到农村问题,从民族宗教侨务到内务司法等,他都一一涉足,并且提出了许多高质量的议案、建议。1995年以来,他在省、市二级共15次人代会上,共提交议案、建议、批评意见200多份,其中20多份被省、市人大列为重点督办建议。2007年他领衔提交的建议有三份分别被湖北省三位副省长督办。

2004年,人气指数极高的严煤学长被《武汉晨报》评为“精彩武汉2004年度人物”,颁奖词如此评价他:“他是一位高效率的人大代表,高效不只是体现在数量,更重要的,是质量。”2007年7月他成为《楚天主人》杂志的封面人物。的确,对于严煤学长来说,他敢于为民请命,他身上的棱角从未被磨平,他日日夜夜燃烧着自己的全部激情,只为实践一句终生的诺言——但愿苍生俱饱暖。

 

文章来源:《辉煌的报告——北京师范大学优秀校友采访(一)》文/黄和熙
 

 
版权所有:信誉平台-欢迎您 通信地址:北京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政编码:100875